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企业文明 > 正文
她的一颗肾,已在丈夫的身体里“住”了13年-中新网
作者:admin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1-10-08

  绝望的丈夫准备放弃治疗,但心有不甘的郭彩利却悄悄为丈夫找到了一线生机。

  【道德模范光明礼赞】

  可谁知,“按下葫芦起了瓢”。肾脏移植手术需要捐助和受捐双方家属签字同意。得知情况后,郭彩利远在彭阳老家的母亲手握电话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郭彩利等不住了,她向父母撒谎说只有自己的肾能救丈夫。

  “这病,咱砸锅卖铁都得治”

  “换了肾,咱俩都能好,这个家就不会散。”

  合适的肾源尚未找到,巨额手术费已经让郭彩利吃不下、睡不着了。2007年年底,她仓促卖掉了县城的房子,又找娘家哥哥姐姐和丈夫的战友借了些钱,可离手术费还差一大截。郭彩利不得不四处“化缘”,她找到彭阳县妇联、团委、工商联,几家单位联合为她写了一份募捐书。寒冬腊月,郭彩利带着募捐书和丈夫的诊断证明,开始挨家挨户敲店面商铺的门,勉强又凑了6万多元。

  “这么多年,里里外外都靠媳妇操持,是我连累了她。”走过半辈子,面对郭彩利,军营里走出的铁血男儿除了感动,更多的是心疼。

  郭彩利清楚记得,大夫说是疑似双侧肾功能衰竭,劝她多带些钱,赶紧去西安的大医院做肾穿刺。夫妻俩带着2000多元,去了西安西京医院,检查结果却更糟。“确诊是尿毒症,肾萎缩了,穿刺也没法做,得住院治疗。”郭彩利说,第一次听说“尿毒症”,她并没有太在意。

  这段看似电视剧里的对话,却真实发生在13年前陕西省西安市西京医院的一间病房里。瞒着家人做肾源配型的女子,是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、宁夏固原市彭阳县孟塬乡白杨庄村村民郭彩利,受捐者是她的丈夫王占学。

  “你好着呢吗?”“没事了,没事了”

  2008年7月,郭彩利瞒着所有人,找到了丈夫的治疗医生。“我想捐一个肾给娃他爹,希望尽快给我做配型。”尽管充分了解了捐肾将给身体带来的损伤,但郭彩利依旧铁了心要这么做。

  1994年,郭彩利嫁给了部队转业的丈夫。婚后不久,靠着丈夫打工挣钱,郭彩利夫妇在县城买了一套小房子,真相揭秘:一个被宦官扶上台的皇帝萧家老大新浪博客,俩人有了幸福的小窝,还有了一个儿子。

  “咱们一家人好好的,吃多大苦都不怕”

  “不行,我已经病倒了,你再有个三长两短,娃娃就没人管了。”

  一套检查做下来,随身携带的钱就花光了,二人回到家凑了些钱,又折回西安住院半个月。然而,年底复查时,却已是尿毒症晚期。

  “大夫说得换肾,我们才意识到这病的严重性。等长途大巴的时候,我老公坐在路边的石板上就哭了。”郭彩利说。

  郭彩利至今还记得,躺在手术台上,回答完医生的两个问题,她就没了意识:“应该是麻药起作用了。”

  “捐哪个肾?”

  心软的父母最终妥协。2008年8月3日,手术前一天,郭彩利的大哥在同意书上签了字。次日早上7点40分,郭彩利和丈夫同时被推进了手术室。本来预计4个小时的手术,一直持续到下午2点钟。

  “哪个好就捐哪个!”

  13年来,郭彩利“割肾救夫”的事迹成为当地传颂的佳话,温暖着人心,感动着四邻。

  手术费有着落了,合适的肾源是个大难题。丈夫年近半百的大哥王占军因车祸落下了残疾,一直没有婚配,他提出为弟弟换肾。但检查结果却像一盆冷水浇了下来,王占军的肾不好,移植手术如果不成功,兄弟二人都将有生命危险。

  这些年,靠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,郭彩利夫妇把大儿子供到了大学,13年前丈夫手术欠下的38万元外债,如今也只剩下不到20万元了。

  “我悄悄做了配型,成功了。我换一颗肾给你。”

  自从做了肾脏移植手术,丈夫每天都要吃药,一天5顿,一顿都不能少,每个月的药费报销完还得3000多元。为了让丈夫打起精神有事做又不太累,郭彩利关掉了原本经营的商店,只保留一些不易过期的烟酒,丈夫负责看店。她则在丈夫战友的帮助下,到彭阳县医药有限公司第八药店上班,一个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。

  2006年8月,距离9岁的大儿子开学还有半个月,丈夫提议,一家人去趟固原的游乐园游玩。

  如今,郭彩利的一颗肾已在丈夫的身体里“住”了13年,两人早已血脉相连,融为一体。他们约定要好好走下去,看着儿子成家立业。

  面对医院的“最后通牒”,郭彩利夫妇还心存一丝侥幸。2007年,丈夫托在北京打工的弟弟带他到北京检查,医生给出的结论是“要么换肾,要么透析”。透析费用很贵,换肾的话,光手术费也得30万元。知悉情况后,夫妇两人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。

  中午12点下班,郭彩利急匆匆往家赶。路过街边菜摊,只买了一把韭菜。回到出租屋内,一楼十几平方米的烟酒铺里,丈夫独自一人坐在柜台前,偶有顾客买包烟。

  “我当时正陪儿子玩摩天轮,突然头晕,浑身不舒服。媳妇说,乳房按摩器对乳腺增生有好处吗_39健康网_女性,正好来了固原,就去市里的医院做个检查吧。”丈夫说,这次检查,打破了一家人原本幸福平静的生活。

  尽管家庭屡遭坎坷,但夫妻二人仍心怀希望。为了胜任药店这份工作,郭彩利开始埋头努力。凭着高中学历,她坚持自学充电。2012年,她考取了宁夏的从业药师证。今年4月,她拿到了北京中医药大学函授大专毕业证。之后,她又为报考国家执业药师做准备。

  (本报记者 张文攀 王建宏) 【编辑:岳川】

  “不换。”

  “我丈夫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最终,她如愿了。检查结果显示,郭彩利和丈夫的肾脏配型比达36.5%,比医学要求的比例高出11.5个百分点。但这个好消息并没有给丈夫带来丝毫喜悦,无论郭彩利如何苦口婆心,丈夫的回应只有两个字:“不换。”无奈之下,郭彩利向医院一位宁夏籍的何大夫求助,希望她帮忙劝说丈夫。经过多方劝说,最终丈夫同意接受郭彩利的肾脏移植。

  …………

  手术成功了。

  最先缓过神儿来的是郭彩利,“这个病,咱砸锅卖铁都得治”。她当时一心想着的就是让丈夫活下来,保护这个家的完整。

  “你好着呢吗?”术后第一面,隔着氧气罩,郭彩利问丈夫。

  “这么多年,我从不后悔给你一颗肾,只要你没事,咱们一家人好好的,吃多大苦都不怕。”郭彩利说。

  “你是要给谁捐肾啊?”

  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丈夫虚弱的声音传到郭彩利耳中,给她带来满心的欢喜和踏实。

  “这么多年,我从不后悔”

下一篇:没有了